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恋恋红杏
恋恋红杏

Contents
  绿暗黄明半岭秋,斜阳栖落旧枝头。

  红杏巧笑轻甩袖,醉眼闲看伊人羞。

  这是一位友人的诗,我闲来无事改了两句,暂且以之作为开始吧。又是深秋的季节了,秋意越来越浓,夜越来越寒了,点一支菸夹在指间,烟幕缭绕间,眼前也变得朦胧起来,思绪不由飞的越来越远,慕然,往事扑面而来,带着那熟悉的气味。

  初到洛昌,我是带着一丝不甘,却又是无所谓的,刚刚结束的研究生生活,同时也结束了三年刻骨铭心的恋爱,在女友以那样一种决然而然的方式要给我幸福时,我却辜负了她,埋头在网吧昏天黑夜的玩了一个月游戏,某一天在自己租住的小屋里饿着肚子癡癡呆呆发了半天呆,发现再不能这样下去,最起码自己得先顾上吃饭,便找了个角落,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,然后,告诉自己,绝不会再去爱上一个人,我的爱情已经随着她的离去而死去了,但是我会听从她的意愿,去开心的活下去。

  就在那时,我从小玩到大的一个朋友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着落在何处了,我告诉他,开始忙着做试验,后来忙着失恋,还没找好落脚点呢。他便骂道,那还考虑个屁啊,赶紧的来洛昌,虽然是个内地城市,这两年却是发展非常迅速的。

  我在地图的中央找到了洛昌市,然后给几家大的企业寄去了简历,谁知竟然真的接到了一家回覆,就这样,便轻身直赴这个中原小城而来。

  到洛昌那天已然是淩晨,晃晃蕩蕩的坐了一夜的火车,甫一下车,便觉得有些失望,车站又小又破的,天也像瀋阳一样,也是灰濛蒙的,9月份的天气,淩晨也依然还是闷热。

  我按照朋友给我的地址,打车过去。的士徐徐行驶,我打量着这座城市,也许还在睡梦中还未曾醒来,路上的行人还很少,只有些赶早班的人不紧不慢的骑着车,一座座闪过的楼房,彷彿依然沈浸在灰濛蒙的梦中。

  车子驶过一条宽宽的河,拐进了地址上的金苑小区,停在了一座楼前。我下车抬眼观看,这个小区看得出还是不错的,车子停放比较规範,地上也是干乾净净,宽宽的绿化带郁郁葱葱,看来这小子混得不错。

  走上五楼,我轻轻地敲门,没人应,我只好使劲的按着门铃,就听得里面有个温温婉婉的声音应道:「谁呀?就来。」我稍稍退后一点,保险门内门打开了,光线有些暗,看不清楚面容,只看到一长发女子,身高约1。65米左右,穿着一袭白色棉质睡衣,半靠着拉开的门。

  「苏瑶嫂子,我是燕飞!」我笑道。

  「啊,燕飞!你就来了啊,怎幺也不打个电话,昨晚和你启明哥还在说起你呢,来之前说下,我们去接你啊。」门口的女子正是好友李启明的妻子田苏瑶,她一边急忙打开门,一边向内扭头喊道:「启明,燕飞来了!」我从侧身而立的苏瑶身前踏步进门,鼻际隐隐传来一股淡淡的乳香,我不由闭目深深的吸了一口,这股香味的来源,正是苏瑶的身上,或者说,正是从她稍稍敞开的领口间传出的。我忍不住扭头看去,正对视上苏瑶那双略带丝好奇的大眼睛,即便在昏暗中,也依然能感受到她眼中似水的温婉,她的鼻樑很直,到了凸起的前端,曲线却变得柔柔的,秀气的立在那里,从她微微抿起的红唇间,缓缓吐出的气息直拂在我的面上,带着丝丝少妇令人迷醉的味道。

  她探头看了看我的身后,疑惑的问道:「你什幺都没带吗?」我作出一副哭丧的面容,说道:「是啊,我什幺都没有,身无长物,来投奔嫂子你了,嫂子你要是不收留我,我可就只能进收容所了。」「那感情好,」苏瑶被逗的嫣然一笑,说:「到嫂子这儿就放心吧,都包我身上了。」说话间,从最里面的卧室猛的蹦出来一个人,一边在身上胡乱地繫着睡衣的带子,一边吼道:「你个死不要脸的,过来也不打声招呼。」「操,不是告诉你要来嘛,是不是怕我把你捉姦在床啊,还得给你提前打电话告知下。」我一边骂着,一边伸出拳头和启明的拳狠狠撞了下,耳边却听得后面被轻轻啐了一声。

  「去你的,我们老夫老妻的还怕你抓啊,要不要现在给你表演一个看看啊。」启明一边甩着手,一边笑道。

  苏瑶上前拧了他一下,小声道:「神经啊你!」脸儿却已然变得通红了。

  我和启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街坊,比我大三岁,小时候互相玩过鸡鸡的,长大了也是什幺事都有一份,用别人的话讲,就是狼狈为奸,我睡的第一个女孩,就是被他给推上去的。只是后来,启明高考没有考上自己梦想的大学,又懒得複习,就跟家人一起学做生意,在我还在象牙塔中醉生梦死的时候,他已然在洛昌做出了一番小事业。田苏瑶在洛宁区政府一个闲职部门做事,两人在三年前经人介绍认识,互相感觉不错,就结婚了,只是不知道为甚幺到现在他们还没要孩子。

  启明一把拉过我,走几步推开卧室边上房间的门,说道:「快来看看,知道你要来,你嫂子早早的就把房间给你收拾好了,你瞅瞅还缺什幺,赶紧给你嫂子说,让她给你添去。」我粗略扫了一眼,房间不大,一张单人床靠墙放着,天蓝色方格床单上面叠放着一条毛毯,床的侧面是一张书桌,靠门的地方摆着一个两开门的衣柜,比起我原来的那个狗窝一般的单身宿舍好多了。我不由真心感激道:「谢谢嫂子费心了,蛮好蛮好的!」苏瑶微微笑着,说:「自家人,千万莫客气,回头需要什幺儘管说。」启明在一边说道:「废话少说了,你现在是先歇会儿,还是跟我出去好好吃一顿去?」我一拍额头,说:「你饶了我吧,我坐火车坐的现在头还晕的,得先好好睡上一觉再说。」启明想想说:「那好,你先歇着,正好我上午也还有个生意要谈,等你起来再说。」我打个哈欠,说:「那就这样定了,你忙你的,让我睡个大头觉先。」说着,我自顾走进房间,向他俩挥挥手,我是真的累坏了。

  刚躺下没多久,昏昏沈沈的的还没睡着,就听外面有人轻轻敲门,传来田苏瑶柔柔的声音:「燕飞,燕飞。」我起床拉开了门,疑惑的看着她,却见她左手端着一个小盘子,里面是刚刚煎好的一个鸡蛋,油光闪闪,香气扑鼻,右手拎着一包早餐奶,正做着敲门的手势。

  「哎,等等再睡,吃点东西先,坐了一夜的车,估计你也饿了。」苏瑶笑着说道。

  猛然间,我感觉内心深处彷彿被什幺狠狠撞了一下,酸酸的,却又甜甜的,急忙掩饰的笑着说道:「嫂子你真好,启明真有福气哈!」苏瑶把东西往我手里一塞,嗔道:「赶紧吃吧你!」东西吃完,关门睡觉。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,彷彿有许多人在梦中来来去去,却又不曾记下一个。

  「嗯!」也不知睡了多久,我一下睁开了眼睛,看着陌生的空间,先是呆了半下,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方。抓过手机看看,竟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看来这一觉不仅仅是因为坐火车,连前段时间泡网吧缺的觉都给补上了。

  推开门,屋里安安静静的,我溜跶了一圈,启明和苏瑶的影子都没见,看来两个人都没在家。肚子里忽然「咕噜」一声,感情是觉得饿了。我打开屋里的冰箱,找点熟食吃了,伸个懒腰,才觉得神清气爽,真的要开始一番新生活了。

  正在无聊间,屋门传来钥匙响动,门开处,启明和苏瑶一起走了进来,手里还大包小包的拎着几个购物袋。

  见了我,启明叫道:「哈,你终于起来了啊,中午想喊你,你嫂子不让,说让你睡吧,我本来想晚上拉着你出去喝酒的,你嫂子非要说买点东西在家做着吃,她总是嫌外面的东西不好吃,不过说实话,你嫂子的手艺确实比外面好。」苏瑶笑笑说:「家里吃着舒服嘛,你俩坐着说话,我去做菜,一会儿你俩可以多喝两杯,反正也不怕喝多了背不动。」启明晃晃手里的一个袋子,说:「我给你嫂子说,你小子从小爱吃肉,尤其爱吃排骨,你嫂子特意买了排骨给你烧来吃,一会儿你可有口福了。」「真的啊!」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虽然吃了点东西,却还是觉着饿的,真想马上就能大快朵颐。

  我和启明闲聊着,一边忍不住嗅着苏瑶在厨房间製造出来的阵阵香味,坐一会儿,便跑过去问问,「嫂子,要不要我帮忙啊!」苏瑶总是摇头笑笑:「饿坏了啊,别着急,马上就好了。」我只能不好意思的溜跶回来坐着。

  启明看的好笑,说:「你小子看来真的饿坏了,给你支菸,先垫吧着。」我接过烟,抽了一口,感觉好受了许多,羡慕的说道:「丫的你还真有福气,怎幺就搞到这幺一个好媳妇,出得厅堂,进得厨房,嘿嘿,就是不知床上怎样。」「滚蛋,你小子不饿了啊,小心你嫂子听见了,不让你吃饭。」我不禁向厨房方向瞄了一眼,还好没什幺动静,又闲聊几句,我忍不住还是问道:「你们结婚有三年了吧,怎幺还不见动静,啥时候让我认乾儿子啊。」没曾想,启明的脸色一下暗了下去,他狠吸两口烟,半天没说话,好久才道:「一言难尽,这件事千万莫要在你嫂子面前提起,要不然这饭就真的难吃了。」我心中不由一顿,没想到还真有什幺隐情,这幺温柔贤惠的苏瑶难不成有什幺疾癥,那可真是没天理了。两个人一时都没再说什幺,只是静静地吸着烟。

  不多时,就听苏瑶在厨房喊道:「OK了,劳工们该上场了,端饭吃饭了。」我和启明一跃而起,三下五除二,就摆了满满的一桌子,皮蛋凉拌豆腐、凉拌马兰头、一盘烧鸡、鱼香茄子、番茄炒蛋、清蒸鲈鱼、酱香排骨,一个比一个逗人食慾,最后竟然还来了一盘蓝莓山药。

  我一边强忍着流出的口水,一边叹道:「嫂子啊,我以后找不到媳妇可真要怪你了。」「嗯?」苏瑶不解的看着我。

  「你看你弄的这一大桌子,一般女孩子哪能做到啊,吃了这次,我找媳妇的难度估计要增大很多啊。」三人笑着,坐下开动,他俩倒还没什幺,我是先如风捲残云一般吃了起来,苏瑶吃的很少,一边吃,一边忍不住笑,启明拿着酒杯直喊:「哎,哎,慢点吃,先陪我喝点啊。」肚里垫了东西,胆子自然也壮了,我也拿着酒杯豪放起来,苏瑶喝的是红酒,只是浅浅的抿着,陪我俩乐和着。

  闲聊间,苏瑶问:「燕飞,你这次来都怎幺安排的。」我告诉他们,那家公司定的明天面试,看面试结果再说,估计得在他们家多打搅几天,等安定下来再去租房住。

  启明一听,不乐意了,说:「到我这儿了还租什幺房子,这不就是你家啊,再说这种话,不认你做兄弟了。」苏瑶也说:「是啊,这里就当做你自己家,什幺时候你安定了,嫂子给你介绍个姑娘。」我心头火热,端起酒杯说道:「启明,苏瑶,客气话我就不说了,干!」话越说越热,酒越喝越多,不知不觉间,我和启明已经乾掉一瓶白酒了,第二瓶也打开喝了一少半,他的酒量没我好,我只是觉得昏昏沈沈的,他却已然有些说不清话了,苏瑶虽然没喝多少,脸儿也是红扑扑的。

  看看时间,竟然已经快要十点了,苏瑶急忙说道:「你俩都不準再喝了,明天燕飞还得面试,今天都早点睡,好好休息。」启明翻个白眼,说:「不让喝了啊,听老婆的话,陞官发财。」说着,竟然头一歪趴在桌上打起了小呼。

  我站起来要帮苏瑶收拾桌子,她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,说:「收拾不用你了,你帮我把他扶进卧室吧,每次喝了酒都这样。」我搀着启明,感觉自己也像是踩着软绵绵的棉花一般,半拉半拖地好不容易把他扔在了床上。

  苏瑶进来,拿毯子给他遮上,说:「今儿幸亏有你,要不我把他拖上床,可得费一番劲呢。」看我也是一脸迷糊,不禁笑道「你也去洗把脸,早点歇吧,洗脸池上那个蓝色的杯子和牙刷,是专门给你买的。」草草洗漱一下,酒劲上头还真有点犯困,我回到房间,脱了衣服,翻了两页书,不觉便昏昏的睡着了。这一觉却没下午睡得舒服,迷糊间,只觉得口乾的难受,终于,躺了不知多久,实在忍耐不住,我在黑暗中爬起来,準备去客厅喝点水。

  就在这时,忽然听的里面卧室门一下被打开了,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从客厅穿过进了卫生间,后面听的苏瑶轻声喊着:「慢点,慢点。」听的她在饮水机前接了杯水,扶着启明出来,一边喂他喝,一边责怪道:

  「不能喝,还非要喝这幺多。」不听见启明说话,只听得他嘿嘿笑着,然后便听的苏瑶一声低呼:「嗯,讨厌死了,这幺难闻,别亲我。」一阵悉索的声音,又听得苏瑶不停地拍打什幺,说:「你都一个多月没跟我亲热了,今天借酒劲发什幺疯啊。」「啪」的一声,什幺被扔在了地上,听得「啊」一声惊呼,苏瑶颤声说道:

  「放我下来,你喝多了,别把我给扔了。」听得启明呵呵笑着,低声说:「又不是第一次抱你,什幺时候把你扔掉过。」沈重的脚步声从门前走过,又听得苏瑶的声音道:「哎,你急什幺,门没关呢。」启明的声音道:「关什幺门,燕飞不是睡了幺,再说,就是醒着,让他看看我的勇猛表现,羡慕死他。呵呵,当初我俩还一起干过一个女孩子呢。」「滚开了,你个坏蛋,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你老婆啊,难道你还跟别人一起干老婆啊。」「别人肯定不干,不过要是燕飞的话,只要你愿意,我倒是没什幺意见。」我在黑暗中不禁苦笑,这两口子,半夜不睡觉,起来打仗不说,这启明还仗着酒劲,净说些胡话。便听得苏瑶有些生气的声音传来:「滚,滚一边去,懒得理你这醉鬼了。」「让我滚,看你还让不让我滚。」一阵嬉闹声,然后传来一声蕩人心扉的娇吟:「嗯……你这混蛋……又用手指……」启明怪笑着,说:「你不是让我滚吗?我就用手指在你这小蜜穴里滚来滚去啊,哇,发大水了啊,怎幺你这里滚出来这幺多水啊。」「混蛋……你不要那幺用力……好难受啊……」苏瑶的声音明显粗重了许多,一边说还一边不住喘息着。

  「唔」一声低呼,苏瑶的嘴彷彿一下被什幺堵住了,连低沈的喘息也听不见了。半天,听的一阵挣扎,然后便听见苏瑶大声的喘息着,不住的咳嗽着:「你……你要噎死我啊……把那个一下捅进别人嘴里……还不让别人动……」「鸡巴的味道怎幺样啊,这幺久没吃过了,有没有想它的味道啊。」「呸,还是那幺臭。」「唔」的一声,苏瑶的嘴巴又被塞进了什幺东西,接着便传来了大口的吸吮声音,伴随着启明满足的闷哼。

  我愈发地感觉口乾舌燥起来,心中像是有团火在燃烧,有心想要倒头睡去,却终忍不住赤着脚下了地,站在门边,小心翼翼地拉开了门,还好没发出一点声响,我都已经想好了,如果他们听见了声音,就说我忍不住要喝水。

  里面卧室的门虚掩着,露出暖暖的橘黄色灯光,吸吮的声音更加大了,夹杂着抑不住的低沈喘息,犹豫一下,我还是悄无声息的走到卧室门前,屏息侧目向内望去。启明正仰面躺在床上,一只手抓着苏瑶的头髮,一只手半抬起,正伸入翘扬起的苏瑶臀间,不住地向外扣弄着,嘴里却不住的「呼呼」吸着冷气。因为此时的苏瑶正侧趴在他的身边,面对着门,埋头在他的两腿之间,长发披散着覆盖住了她的面容,看不清楚细微处,只能见到她一起一伏的吞嚥着什幺。

  「噗叽噗叽」的搅动淫水声夹杂着低沈而急促的呼吸,不住冲击着我可怜的耳膜。我忍不住舔舔乾涩的嘴唇,活色生香的春宫大戏在眼前上演,虽然理智告诉我不能看,赶紧走开,可依然牢牢的立在原地,忍不住瞇着眼睛,努力地想要再看清一点。

  不多时,忽然启明把手从苏瑶的臀间抽了出来,用力的抓住了她的半边屁股,低声嚎道:「停一停,我要忍不住了。」苏瑶身子一颤,急忙停住了嘴巴的动作,扭头看向启明,启明却猛地一个翻身,背朝着门口立在床边,把苏瑶的双腿一提,担在了自己的肩上,屁股向前一耸,伴随着苏瑶「哎喻」一声不知是爽还是痛的呻吟,已然快速的挺送起来。

  就听苏瑶一边「嗯……嗯……」颤声呻吟着,一边还努力的想要说话:「你……慢点……慢点……」我瞇着眼睛,看不清楚,瞪大了眼睛,还是看不清楚,蹲下,站起,依然看不清楚,只觉得心头火气,恨不能冲进去自己挺枪上马,只见得启明上身半弯,扶着床沿,不停歇的努力冲击着,像一位勇猛的斗士杀入敌巢深处,又像垂死的战士在做最后的冲杀。两段光洁的小腿在他肩头悬挂着,俄而脚尖绷直,俄而又无力的甩动。

  「啪啪」的梦里冲击声中,忽然听的苏瑶尖利的声音喊道:「啊……撞到子宫了……啊……把种子……种进去吧……」「嗯!」启明慕然一声低嚎,两股一阵颤抖,整个人趴在了苏瑶的身上,光洁的小腿无力的从他肩头滑落,耷拉在床边。

  我刚刚伴随着启明冲刺而提起的心,这时才缓缓的放下,彷彿这时也才听到了自己低沈的呼吸。我害怕被他俩发现,水也不敢再喝,急忙蹑手蹑脚的溜回自己房间,倒头昏昏沈沈睡去了。

  
Contents